墨伊√永远深爱寇马克

【暴毒】言出未行

#ooc、私设严重。

#沉稳老大哥暴乱x蔫坏损小混蛋毒液(有提及一点点后期毒埃暗示……??)

#后面对话仔细看是玻璃渣

注:

①Klyntar:共生体生物对自己种族的称呼,即共生体种族真正的名字。出自《共生体星球》

②共生体是通过主体损坏/腐化/分裂后组织传播的方式生殖。

毒液就他妈的是个小混蛋。

这是暴乱对于毒液的第一印象,也是唯一一个他没改观过的想法。

Klyntar①因他们战士般的躯体与灵魂而骄傲。但不是都会跟毒液这类个别个体一样成天争勇斗狠——盲目、好斗、莽撞,像个精神旺盛的躁动幼生体。

并不是说暴乱就更倾向于当个安分守己的孬种,相反的,他与他的名字一样热爱暴力和混乱,但或许拥有目的性的疯狂就是唯一能支持他成为一个“领导”的原因。

暴乱更喜欢“暴君”这个措辞。

相反的毒液并不认可什么“首领”这样的管理者——或者说是暴君,还是什么类似的东西。开玩笑,他能把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但只要是想惹他的共生体一拳揍到地上再扯成碎片研究一下Klyntar的生殖方式②。

就那个乌秃秃的银灰色的没种的玩意儿,暴乱?

呸。

对于领导权的威胁是暴乱所容忍不了的。

在母星上无需宿主的“共生体”可以毫无顾虑的争斗,最差不过落败、死亡,Klyntar对于死亡的概念向来并不深刻——失败者Loser背负耻辱,除非以牺牲于斗争中的方式带给自己荣耀。不过除去特定赫兹的声音或者火焰,很少有什么能够真正伤害杀死一个Klyntar,再强大的同族也几乎不行。

暴乱与毒液的决斗——厮斗,就像两个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个体的玩命游戏,两个英勇的战士嘶吼嚎叫着歇斯底里的伤害对方,躯体被扯下后迅速再生。在这一点上暴乱和毒液的认知或许出奇的一致,撕碎对方,或者被对方撕碎。

这场疯狂的斗殴最后剩下的是浑身破破烂烂的暴乱和彻底没了力气自我修复的毒液。银灰色的和漆黑色的稠液般的失去活性的组织体撒在地上一片狼藉。

说真的,毒液或许可以说挺厉害,只不过比起暴乱他还是差了那么一茬。

暴乱抓起他脚下的黑色物质,或者说是残破的毒液,就算躯体破碎、无法自愈也不能阻止毒液对于这个让他颜面扫地的银灰色同族的愤恨,因为失去躯体而临时生成反着光的黑色触肢死死的缠上暴乱的手臂,掰开他的爪子来让自己免于被人掌握的状况。

暴乱不想要他的命。

——就当是对于这个黑色同类能力的褒奖。

他歪着脑袋看着手上一团仍然自我意识旺盛的组织体,张开利齿,猩红的舌因为发音而小幅度的滚动着从齿缝中露出,种族特有的、低沉的带着宛如声带瓣膜翕动似的声音。

LOSER.





毒液就他妈的是个小混蛋。

……但还是个挺有能力的小混蛋。

暴乱烦不胜烦的不知道第多少次在斗殴里掀翻毒液。他们已经不再像是当时的决斗那样凶狠的拼命争斗,但不代表毒液就会放过这个当初骂他loser、狠狠一巴掌打碎了他的骄傲的倒霉首领。狡猾的家伙,他似乎自从那次决斗之后就捏准了暴乱不会杀他,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和小打小闹似的干架。弄得暴乱是烦不胜烦,又不得不碍于维护自己那要了命的“首领威严”,表面凶狠实则不情不愿的接受毒液没完没了的挑战。

或许是人各有所长,暴乱非常善于将自己的身体化为任何对自己有利的武器,所以暴乱最擅长的事儿就是揍人。毒液似乎是被决斗中发了狠的暴乱揍服帖了,比起之前猖狂的样子,现在安安分分待在暴乱身边当“loser”的毒液收敛了不少,不少以前被毒液揉圆捏扁的同类都找着个角落偷着乐去了——你这么张扬跋扈的家伙也有被人揍进泥里都不敢吱声的一天啊毒液。

……可你们知道个屁。

暴乱忿忿然。

在毒液安分下来之后暴乱才发现这个小混蛋不是他想的那种光是莽莽撞撞的家伙,相反的,毒液相当圆滑,一肚子坏水,他没有暴乱那么强大的单体作战能力,但相应的,他很聪明,还有着相当惊人的学习能力,摸清楚敌人到底几斤几两对于毒液来说是轻松就能做到的事。在不断重复的打斗中快速的了解学习对方,拖得越久打的越多毒液越有获胜的可能性,于是毒液从不跟暴乱硬碰硬,他就像一只暴乱看得见但抓不着的飞虫,暴乱也清楚毒液的鬼主意无非就是等着他急躁后失手,这让他越来越头疼。

毒液在打斗中时常使用狡诈而实用的小聪明或许确实表明他的实力弱于暴乱,但谁知道打架打的耿直坦率的暴乱会不会阴沟里翻船。

也许吧,毒液迟早有一天能够有能力杀死自己。

但还不是现在。

暴乱想,

还不是现在。

暂时留着这个小混蛋没什么不好,一个领导者总是得有一个足够大的威胁,才能鞭策自己不停止前进。

毒液对暴乱的说法嗤之以鼻。

他说暴乱迟早自作自受。在难得安生不打架的时候暴乱也懒得理他,说是是是好好好我迟早自作自受死在你手里。

“切。”

黑色loser眯着眼睛恶狠狠啐了敷衍他的winner一声。不过这回暴乱直接懒得敷衍着连吱声都没吱一个,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毒液厌悻悻的偏过脑袋结束对话。

不过没一阵某个话痨又忘了这码事,他看着自己身边的完全放松警戒的首领,跟个好奇宝宝似的问首领怎么不担心自己放黑枪玩偷袭。

暴乱还是慢悠悠的反问他你会吗。

黑色共生体可能是觉得首领的脑子出了点毛病,那双醒目的狭长白色双眼惊疑的瞪大又被他充满威胁性的眯起。

“会,当然会。”毒液压着嗓子捏着一种阴森森的腔调,顿了一下之后可能还觉得不够劲,又用那种暴乱听来别扭极了的声音强调,“不止会,我还会把你丢进火海或者是爆炸现场烧的连渣都不剩。”

目睹他的神态变化的暴乱呵呵低笑两声表示得了吧你别演了,他清楚毒液总是习惯在说话的时候那双白眼睛会跟着起伏的语调像夸张的肢体动作一样的眨动着——毒液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都被这双单纯的眼睛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暴乱敢发誓刚刚毒液心里的第一反应绝对是『“我会偷袭?你在侮辱我吗?”』

“让我相信你这个笨蛋会偷袭我,还不如相信你什么时候会为了个食物而背叛种族。”

“你才是笨蛋!道歉!!!”

其实嘛,暴乱可清楚毒液不是笨蛋,他知道毒液比谁都有脑子。

只不过,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把脑子都用在和我对着干上?”

毒液听见这话也不知道在沾沾自喜什么,暴乱嫌弃的看着他咧着露出尖牙的嘴笑着。

“那就到你死了为止吧。”

是吗。

那为了让你多动动脑子,我还是晚点死好了。

漫威世界观设定的崽儿(。)任性暴躁的碧池女王受(?)_(:з)∠)_就是想问问有没有愿意和我互相吃一吃孩子人设的……
lof滤镜真好玩(。)

#群宣

来自一只沙雕的群宣,暴毒圈子里太冷了请各位务必加群和我玩嘤嘤嘤(。)

欢迎各路大佬入群产粮,或者瞎聊天也行hhhhhh

tag里的暴毒粮和我前两天写着半截的粮的第一句……
我们暴毒女孩产粮第一句一定要骂毒液的吗(。)_(┐ ◟ᐕ)¬_

太阔爱了呜呜呜……

喵囧与猫囧【MJ'S375】:

好可爱,好真实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自家的监管者崽儿x是恶魔神父的设定x. _(:3)∠)_

目前只写完了推演... . , 相关的具体文章还没写好,没办法提现他的性格叭x感觉起来就是优雅严谨又傲慢的别扭人设x

_(:3)∠)_放几张摸鱼的头像x这两天争取画他不只画头了(?
有一张正太的x

      (小小小声表示其实写他是想嫖裘克...我是真的爱小疯子,呜。)

是个稻草人x
我真是对周可儿爱的深沉了x

我好恨我为什么没早些年看球。我第一年喜欢上他,却是阿根廷踢得最垃圾的一次,也可能是梅西最后一次。和冰岛踢的“隐形梅西”真的是看得我心窝疼,作为一个队伍主将要从队友脚下抢球……
去他的吧,妈的。不能让阿根廷辣鸡足协得逞。至少巴塞还没放弃过你。
为什么我没早几年看球。

药医寒墓:

        为什么要怪他?没有理由,没有任何理由。他已经31了,他已经到了该退役的年纪了,他还在努力。下一场世界杯的赛场上,仍会有他的身影吗?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见到他,还想见到那个阿根廷的传奇,还想见到巴萨的荣耀,还想见到那个永不服输、全世界最好的里奥·梅西啊!
        在他之后,不会再有使我们所有人都骄傲的里奥·梅西了。

了解一下吗监管者无头骑士——
其实还是一个同人意义大于设计的角色(。)如果有人想看的话我把他背景推演发上来……(。)

化学课摸的小鱼
不记得杰克的袖子了所以就瞎搞了一个类似西服袖扣的东西(。)
哎沃日怎么发上去就反了……